导航
发表评论:
取消
回复

分享

取消

V锐英雄记 铁道兵博物馆

牛摩网原创


很多人中学读过一篇课文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,开头的一句是这样的:在朝鲜的每一天,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……”

这几天,和《英雄记》的同伴们沿着宝成线和成昆线旅行,也有了这样的感觉,在铁路线上的每天,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。

到宝鸡那一天,晕倒带着我和郭斌到了宝天铁路纪念馆。在纪念馆的后院墙根,有两排平铺的墓碑,每块墓碑上都记录了烈士牺牲时的年龄,19岁,22岁,26岁,最大的好像44……不禁泪目。

在四川梓潼两弹城,虽然两弹一星的故事都比较熟悉,但到了他们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还是很受感动。原-子-弹在青海金银滩研制,在新疆罗布泊爆炸,60年代末核研究机构搬到了条件相对较好的四川梓潼,即使这样,他们过的仍然是简朴的生活,用他们的话讲是:青海缺氧,新疆缺水,四川缺阳光。当时中国老百姓过得日子都很平凡,他们是这个国家精英中精英,国家能给他们的已经是当时最好的待遇,今天看来不过如此,只能说,他们不容易,国家不容易。


昨天,我们一行到了位于成昆线上的金河河铁道兵博物馆。

博物馆紧挨着现在仍然使用的关村坝车站,这个小站紧依大渡河,大渡河两岸刀劈斧削,在这样的地方,不要说修铁路,就是修条公路也是耗费惊人,而当时的铁道兵为了修这条铁路,正是先修小路、公路,披荆斩棘(这个成语用在他们身上不是形容词,是真实写照),把物资运进来再修铁道,工具也就是风镐,利用压缩机驱动,打炮眼,用炸-药一尺一尺一米一米地炸,一锹一铲地挖。


晕倒是铁路子弟,他的父亲曾经在成昆线上做过木工,这两天他更是沉浸在一种缅怀父辈的情绪之中,那一代人吃的苦,付出的牺牲,再对比他们当时及后来的生活品质(以今天的世俗的标准评价),总让觉得他们那一代人是天降艰辛於斯人,抚今追昔,感怀不已。


参观完两弹城,我在朋友圈发一句感言:

没用过的东西不等于没用,不用的东西其实有大用。

参观完铁道兵博物馆,我写下如下感慨:

能在急流峡谷间修建铁道,只要到现场,都是无法想象的。

这样的铁路已经不能从投入产出的维度来看待他的价值。

三线建设该不该搞?该怎么搞?晚点搞是不是牺牲少一点?这都可以是可以讨论的话题历史话题,应该允许见仁见智。

是,最基层的普通战士的牺牲奉献,是值得永远景仰的,他们的尊荣是是绝对的,永恒的,不容置疑的。不然,他们为之牺牲的这个民族和国家就该灭亡。

从博物馆出来,经过乌斯河镇,发现高山之上,一条新的高速公路正在施工。


编辑:Tamm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