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发表评论:
取消
回复

分享

取消

雅马哈旭鹰125 晚春影像集

群策网

唐代诗人韩愈的《晚春》曰:

草树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。

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。

不同的人、不同的心境、甚至是不同的年代里,当听到这样的短短数语、或就已能触发出不同的思维。古代文人墨客以辞寄意背后的故事、套路都比较多。当然,以景寄意的好处是非常明显的 —— 很多时候,当你需要一个积极的事物来鼓励一下自己的时候,它便可以让你理解为积极的;若你需要鸡汤化的时候、它也似乎蕴含着一个哲理在里面 ... ... .... 文化之博大、竟然也能包含了某程度上的 “ 万金油 ” 功能。

以繁忙为借口、懒得去深入思考太多。只知道、只要骑上一台小踏板,便能迎着轻风,也能亲身去体验到如此优美的字句所塑造出来的表面意境、去书写自己的小城故事,即使可能仅仅是游弋在自己其实是很熟悉的、平时里都是匆匆忙忙仿佛来不及细看那样的方寸之地。

图片中的车型:

雅马哈 旭鹰 125。

编辑:Tracy